“太平洋威懾倡議”在威懾誰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07/09 10:26:15 作者:鐵流
字號:AA+

導讀: 日前,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高票通過了總額7405億美元的“2021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值得注意的是,2021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中以單列條款提出將設立“太平洋威懾倡議”基金,確保美國在印太地區擁有足夠的戰略資源和軍事能力,以應對所謂的“中國軍事威脅”。結合最近美軍在西太平洋的一系列動作,我們應當對“太平洋威懾倡議”予以高度關注。

日前,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高票通過了總額7405億美元的“2021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值得注意的是,2021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中以單列條款提出將設立“太平洋威懾倡議”基金,確保美國在印太地區擁有足夠的戰略資源和軍事能力,以應對所謂的“中國軍事威脅”。結合最近美軍在西太平洋的一系列動作,我們應當對“太平洋威懾倡議”予以高度關注。

加強美軍在印太地區投入

根據2021財年國防授權法案授權,“太平洋威懾倡議”基金將在2021年財年獲得14億美元的國防預算,同時為2022財年設定了55億美元的預算上限,計劃投資主要聚焦三個方面:

一是提升駐太平洋地區美軍的導彈防御能力。包括提高針對可能攻擊美軍基地、作戰地域和其它關鍵基礎設施的戰區巡航導彈、彈道導彈和高超音速導彈的防御能力。

二是增強印太地區美軍的前沿部署態勢。通過增加遠征機場和港口的數量,加強前置部署的燃料、彈藥、設備和物資,提高域內分布式后勤保障能力,調整印太地區美軍大規模聚集于少數大型基地的部署方式,大力推進兵力分散部署和設施前置部署。

三是加強印太同盟和伙伴關系,提升互通、互操作性和信息共享能力,重點構建“基于云技術、合成系統和安防技術,能夠高效遂行指揮、控制和通信行動”的“任務伙伴環境”,增強支持信息行動的能力。

不難看出,“太平洋威懾倡議”的核心思想與美國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提出的“海上壓制戰略”完全一致。“海上壓制戰略”針對西太平洋地區“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和能力,提出了以“內外結合防御”為核心的作戰概念,要求沿第一島鏈部署精確打擊、防空反導、電子戰力量,利用前沿部署構建戰略防御縱深,削弱西太平洋地區大國的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

在2021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中以專列條款的形式設立“太平洋威懾倡議”基金,也與美國針對俄羅斯從2014年開始實施的“歐洲威懾倡議”如出一轍。

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和烏克蘭東部事件后,美國提出了針對俄羅斯的“歐洲威懾倡議”,以增強美國在東歐的軍事存在。自實施以來,“歐洲威懾倡議”已獲得220億美元的國防撥款。其中,2015財年至2020財年分別獲得了9.85億美元、7.893億美元、34億美元、48億美元、65億美元、63億美元。這些措施和資金為美國及其歐洲盟友在俄羅斯西部邊界加強常規威懾提供了重要支撐??梢哉f,“太平洋威懾倡議”幾乎就是對照“歐洲威懾倡議”量身而制的。

“印太戰略”的重要抓手

2019年5月31日,美國國防部發布《印太戰略》報告,提出美國要做好在印太地區遂行高端戰爭的準備、加強伙伴關系和促進網絡化的地區設施建設。這份報告的重要意義在于,它體現了美軍在印太地區備戰大國戰爭和平時戰略競爭的頂層設計。如果從“印太戰略”的視角考察“太平洋威懾倡議”的提出,就不難發現“太平洋威懾倡議”的主要內容與指向,與《印太戰略》報告在精神要義和具體舉措上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自2017年12月發布《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正式把俄羅斯、中國確定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以來,美國近年來的國防授權法案幾乎都有涉及中俄的內容,以所謂“中俄軍事威脅”為借口,不斷加強美軍在印太地區的部署和投入。但同時,美國軍政學界也有這樣一種看法,認為雖然美軍近年來一直宣稱要將軍力部署重心轉移至亞太地區,但落實到實際中總有“空喊口號”之嫌。

基于這種認識,美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案的第1253條提出,美國印太司令部應在2020年3月中旬之前向國會提交一份亞太地區美軍的發展需求報告,詳細說明作戰部隊如何執行《國防戰略》。據此,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維森今年3月向國會提交了一份名為《重新獲得優勢》的機密版報告,建議未來6年在印太地區實施“太平洋威懾倡議”,包括投入16億美元建立關島防御圈,在第一島鏈部署遠程反艦和防空導彈系統,在第二島鏈部署一體化防空反導系統等舉措。

這份超過200億美元的“愿望清單”,要求國會2021財年向亞太地區增加16億美元的經費投入,2022至2026財年共計投入184.64億美元,以提升聯合部隊殺傷力,改進兵力結構及部署態勢,強化與盟友及伙伴的合作,加大演習、試驗、創新力度以及加強后勤和安全保障。

戴維森版本的“太平洋威懾倡議”的定位非常明確,就是要面對中國重獲地區軍事優勢,加快印太地區在美國全球戰略布局中的重心地位前移。戴維森宣稱,這份“愿望清單”能夠有效懾止潛在對手針對美國的任何先發制人軍事行動。他甚至將其與“歐洲威懾倡議”進行比較,認為該“愿望清單”能夠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潛在對手實施有效威懾。

戴維森的這份“愿望清單”著眼美軍在亞太地區的長遠布局,所羅列的重點項目也都是亞太地區美軍的“關鍵需求”,得到了美海軍及海軍陸戰隊部分高級將領的支持,加之采取了梯次遞增方式尋求撥款,也得到了美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亞當·史密斯、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英霍夫等多位國會議員的支持,因而在參議院得以高票通過,最終孵化為“太平洋威懾倡議”基金。

按照美國國會的立法程序,下一步美國會參眾兩院將就“太平洋威懾倡議”進行內部協調,確定最終金額和項目,最后由總統特朗普簽署生效。

助推美軍加速轉型

美參議院批準“太平洋威懾倡議”基金,折射出當前美軍各軍種正在加快轉型,切實為推進亞太地區的調整部署做好力量準備。

美國陸軍率先提出了“多域戰”概念,著眼于跨越領域界限,打造具有靈活性、彈性和敏捷性的深度融合力量,使美軍能夠在陸、海、空、太空和網絡空間等全領域展開新型聯合行動。美陸軍“多域戰”概念相關實踐已持續數年,被推廣至其他幾乎所有軍種,極有可能成為美軍未來的主要作戰樣式。美國陸軍部長瑞安·麥卡錫今年年初就曾宣稱要向亞太地區部署所謂“多域特遣部隊”。

與此同時,美??哲姷牧α拷Y構和部署方式也正在發生重大變化。美海軍以分布式模式部署數量更多的無人化、小型化水面艦隊,意圖抵消先進反艦導彈對航母等大型目標的打擊優勢。美海軍陸戰隊將大幅裁減人員和重型武器,購置隱蔽靈活、機動性強、自動化程度高的輕型裝備,以期在未來作戰中,依托分散于各島礁的小型“前進基地”快速開展行動,使對手難以確定主要防御方向。美空軍正在亞太地區實踐“動態武力運用”模式,先是5架B-52H戰略轟炸機全部從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撤出,隨后又數次派遣B-1B戰略轟炸機赴亞太地區執行跨洲際大范圍機動任務。

由于“太平洋威懾倡議”包含了加強聯合部隊殺傷力、優化軍力結構、強化盟友與伙伴軍事關系等內容,如果得以貫徹落實,將可能領先歐洲和中央司令部成為首個主要戰略方向上在戰區級別實現美軍作戰思想和能力轉型的嘗試,這將進一步提升亞太地區美軍的戰略預警、防空反導、精確打擊、機動作戰等能力。

在美國財政狀況不佳、新冠肺炎疫情雪上加霜的情況下,要落實“太平洋威懾倡議”這項長期計劃,“錢關”未必好過。同時,這一過程也面臨著政黨政治、軍種政治、人才培養、裝備體系建設等諸多挑戰,其未來前景仍然面臨不少不確定性。

美軍作為運作復雜的龐大體系,復雜的利益糾葛、根深蒂固的軍種文化以及官僚體系的傳統慣性,往往成為阻礙變革的根本因素。“太平洋威懾倡議”在本質上涉及對國防管理機制的新調整、軍費資源的再分配以及建軍思路的重新規劃,勢必因觸動既有利益格局而面臨內部羈絆。

從外部看,美國軍事轉型同時瞄準中俄,而兩國相對軍力優勢各異,這將明顯加大美國的運籌難度。面對戰爭形態潛在變遷,軍事轉型的方向和路徑選擇、技術研發的優先性、資源投入方向等重大問題,導致決策失誤的風險明顯增大,這也給美國“太平洋威懾倡議”的實效增添了更大的不確定性。

原標題:“太平洋威懾倡議”在威懾誰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体育彩票怎么领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