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 喬:G7“擴群”給日韓關系火上澆油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2020/07/09 10:21:32 作者:高 喬
字號:AA+

導讀: 美國邀請俄羅斯、韓國、澳大利亞和印度“進群”的做法,不僅撕裂日韓關系傷口,也激起其他G7成員不滿。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表明今年將邀請韓國、俄羅斯、印度、澳大利亞4國參加在美國召開的G7峰會的構想。此舉在G7內部引發軒然大波,反對之聲不絕于耳。

近日,據日本《每日新聞》報道,日本外相茂木敏充稱,“維持G7框架本身極其重要,我認為這應該是全體的共識”,再次表示了對韓國加入G7的否定觀點。韓聯社報道稱,盡管日方作梗已在意料之中,青瓦臺和韓國政府仍表露不快之情。韓國總統府高級幕僚對此表示:“日本慣于禍害鄰國,拒不認錯反省,無恥至極。”

美國向韓國伸出的橄欖枝,再次引燃日韓兩國矛盾,也引發國際社會關注。

“擴群”凸顯G7裂痕

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原定于今年6月舉行的G7峰會再度推遲。今年5月底,美國總統特朗普稱,計劃在原有7國的基礎上,特別邀請俄羅斯、韓國、澳大利亞、印度和巴西參加將于9月舉行的G7峰會。特朗普指出:G7峰會不僅缺少活力,而且已經“非常過時”,需要補充新鮮血液。

20世紀70年代,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日本、意大利、加拿大7國確定定期會晤機制,G7就此誕生,旨在對國際經濟、政治形勢進行政策協調,G7峰會成為主要工業國家會晤和討論政策的論壇。1997年俄羅斯加入G7,推動G7轉變為G8,但2014年烏克蘭危機暴發后,俄羅斯與西方國家關系急劇惡化,原G7成員國拒絕以G8形式舉行會議,并重新舉辦G7峰會。

“G7自成立至今,一直保持較為穩定的結構。7國在意識形態、價值觀念、安全利益、經濟發展水平等方面有較強的相似性,也因此具有較強的凝聚力。”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董向榮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擴大G7,并不是美國一個國家說了算。其他成員國都曾表示反對俄羅斯重返G7。日本作為G7集團的正式成員,對于新成員的加入,也有很大的發言權。”

此次美國對韓國發出G7“進群”邀請,日韓兩國反應迥然不同:韓國欣然接受,日本的反對態度日漸明顯。據日本共同社消息,日本近日正式通知美國政府,不贊成韓國參加G7峰會,因為目前階段,日本與韓國在諸多外交事項上存在矛盾,且這些分歧短時間內難以解決。

“韓國對美國此次邀約反應非常積極。在接到邀請的第一時間快速欣然同意,且對日本可能阻止其加入G7反應強烈。近年來,日韓關系一直處在矛盾僵局中,這次韓國強烈反應也是日韓雙邊關系惡化的一個爆發點。”董向榮認為。

日韓關系雪上加霜

“日本反對韓國加入G7,令本就不容樂觀的日韓兩國關系雪上加霜。”韓國《世界日報》報道稱。

“近年來,日韓間的力量對比正在向有利于韓國的方向變化。韓國的國際影響力和地位呈明顯上升趨勢,在國際舞臺上表現非?;钴S。此次韓國對新冠肺炎疫情的防疫成效,也得到國際社會的肯定認可。韓國也把參加G7峰會甚至加入擴展版的G7當做國際地位提升的一個標志性事件。相比之下,日本的發展相對較緩慢,近年來影響力也沒有顯著提升。”董向榮認為,韓國國際地位明顯上升的勢頭,讓日本加強警惕??紤]到日本對韓國35年的殖民歷史,且對這段歷史始終沒有進行較好的反省,沒有獲得韓國方面的原諒,這些歷史“恩怨”,也讓日本對韓國始終保持較強的警惕心理。

近年來,日韓在貿易摩擦、領土爭端和歷史遺留問題上齟齬不斷。2019年7月,日本宣布對出口韓國的3種半導體工業原材料加強審查和管控,此舉被韓方認為是日方在歷史問題上對韓國的“經濟報復”。今年6月,韓日外交當局召開視頻會議就日本對韓出口限制措施、日本歪曲被強征韓國勞工歷史等問題進行討論,但雙方未能縮小立場分歧。日本《每日新聞》報道稱,韓日關系正面臨1965年邦交正?;詠碜類毫忧闆r,而且毫無好轉跡象。

韓聯社評論稱,日本政府現在不僅反對美國邀請韓國加入G7的提議,而且很有可能反對韓國通商交涉本部長俞明希競選世貿組織總干事。日本在歷史問題上也毫無反思態度,這些都是青瓦臺釋放警告信號的背景。

韓國輿論認為,韓國如果加入G7,將增加其在“慰安婦”、被強征勞工索賠等歷史問題上的發聲機會,使日本面臨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世界的壓力。韓國分析人士認為,在G7框架下,韓國能更好地發揮國家軟實力,同時在維護半島和平這一核心議題上也有望獲得更廣泛的國際支持。從日方一系列反應看,日本不希望看到韓國在國際舞臺的聲望提高。

日媒分析稱,日本堅持反對韓國參加G7峰會,既是擔心韓國在國際場合宣傳歷史問題,也因為日本一直以來是參加G7峰會的唯一亞洲國家,如果韓國獲得了參加G7峰會的資格,日本這一外交優勢將被削弱。此外,日本政府還想借對韓強硬挽救安倍支持率。

擴員分歧難以彌合

據日本外務省多名官員透露,特朗普表示有意擴大峰會規模后,在外交部門間的交流中,美國政府高官對擴大G7框架持否定態度。這名高官表示:“增加正式成員國和臨時邀請客人是兩回事,如果是正式加入,必須在G7中進行討論。”

“當前國際社會遇到的許多問題,已很難在原來G7的框架下解決。因此,美國想尋求打造一個擴大的、更具代表性的組織,有其自身的國際政治考量。”董向榮認為,韓國對自身國際地位的定位較高,甚至可能有點過高了。2018年后,韓國成為世界上第七個人口超過5000萬、人均GDP超過3萬美元的國家,同時韓國認為本國是全球民主轉型較為成功的國家之一。韓國希望自己能走向國際舞臺更中心的位置,發揮更重要的作用。然而,G7的擴大不是美國召集一次會議就能決定,而是需要進行框架性的設計和程序性的操作,目前韓國加入擴展版的G7只是一個議題,真正加入還要經歷相對漫長的過程。

美國邀請俄羅斯、韓國、澳大利亞和印度“進群”的做法,不僅撕裂日韓關系傷口,也激起其他G7成員不滿。在特朗普向俄羅斯總統普京發出邀請后,英國和加拿大對此表示反對。據路透社報道,俄羅斯副外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表示:“擴容G7峰會是一個錯誤,因為沒有中國,不可能討論當今世界的所有問題。”

分析人士認為,美國邀請韓國、印度等國加入G7面臨許多阻力。一是G20機制作為全球經濟治理主要平臺已取得廣泛共識,美國進行G7擴員將會導致世界更加分裂,也會遭到新興經濟體的反對。二是G7擴員將稀釋原有成員國的影響,近年來,美國與盟國關系有所松動,法、德、日等國在G7擴員上與美國不乏分歧。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戰略研究所副所長蘇曉暉表示,美國想抓住今年作為東道主的機會,致力于改變G7格局,對俄羅斯表示“親近”,促使歐洲盟友更加配合,挑撥中俄關系;拉攏韓國、澳大利亞、印度,推進戰略重心東移。然而,即使在美國的威逼利誘下坐在一個桌子上,日韓恐怕不僅僅是貌合神離,還有可能當場翻臉。歐洲國家對美國改造G7的意圖心知肚明,對“美國優先”更加失望。

原標題:G7“擴群”給日韓關系火上澆油(環球熱點)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体育彩票怎么领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