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國際責任妨害全球抗疫
來源:光明日報 2020/07/09 10:15:16 作者:晉繼勇
字號:AA+

導讀: 美國退出世衛組織不但無助于國內疫情防控,而且對全球衛生安全體系構成威脅。

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迪雅里克7日說,美國政府已于6日正式通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美國將于明年7月退出世界衛生組織。在近期美國多州出現新冠肺炎疫情反彈、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屢創新高、全球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世衛組織全力協調全球抗疫的關鍵時刻,美國“退群”之舉不但使得美國的國際形象嚴重受損,而且進一步損害了全球衛生安全體系。

二戰之后,美國擺脫了孤立主義的窠臼而轉向多邊主義,推動了多邊國際組織的建立和發展。在1950年召開的第三屆世界衛生大會上,美國代表團團長強調了美國對衛生治理多邊主義的承諾,表示美國政府和人民堅定支持世界衛生組織的理念。美國支持世衛組織發起的根除天花運動,不僅實現了自己的國家衛生安全利益,而且提升了美國的國際形象。然而隨著近年來美國民粹主義的興起,特別是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美國在全球衛生治理領域奉行狹隘的單邊主義,每逢世界衛生組織面臨困難之時,美國政府習慣于雪上加霜,而不是雪中送炭。例如2018年,特朗普政府就曾試圖要收回對世界衛生組織的2.52億美元埃博拉疫情相關應急項目資助。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當世界衛生組織在資金方面啟動“戰略準備和應對方案”以幫助疫情防控能力令人擔憂的國家時,美國提交的2021年預算草案將其對世界衛生組織的應急支出與上年度相比削減50%。美國之所以削減對世界衛生組織的支出,美其名曰“為了提升問責性和效率”,并指出相比通過多邊組織,美國對其他國家直接援助能夠更好地“應對具體的疾病和衛生危機”。然而具有諷刺意義的是,美國同時也將直接對外援助的全球衛生項目預算大幅削減。美國實際上是在打著“提升世衛組織問責性和效率”之名,行逃避國際責任之實。5月18日,特朗普政府致信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并在信中羅列了14項所謂世衛組織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的“罪狀”,威脅如果世衛組織不承諾在未來30天內作出重大的實質性改革,將永久停止美國對該組織的資助。然而,5月29日,特朗普便稱他將推動美國退出世衛組織。由此可見,特朗普政府退出世衛組織是處心積慮的。

作為全球衛生治理中最重要的多邊機制,世衛組織仍然是當前唯一能夠提供全球抗疫領導力、激發干預所需要的信任的國際組織。世衛組織自成立后不久就開始不斷變革,以適應不斷變化的全球衛生安全形勢。自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發后,世衛組織積極致力于疫情防控,成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理念的“推動者”、全球抗疫合作的“協調者”、全球抗疫薄弱環節的“補位者”以及全球抗疫規范和技術的“提供者”。而美國對世衛組織羅列的種種“罪狀”,根本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美國退出世衛組織的單邊主義行徑與國際主流社會所秉承的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理念背道而馳,使得美國國際形象一落千丈。正如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副主席羅伯特·梅嫩德斯所言,美國政府退出世衛組織的舉動“不會保護美國人民的生命或利益,而是使美國人生病,使美國孤立無援”。

美國退出世衛組織不但無助于國內疫情防控,而且對全球衛生安全體系構成威脅。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獨善其身。作為當今國際社會中的強國,美國理應通過發揮其全球領導力來協調全球抗疫行動,然而實際上美國卻退回到狹隘的孤立主義和民族主義。“美國優先”和全球衛生治理所需要的多邊主義毫不兼容,沖擊了現有的全球衛生安全治理體系。

有效的全球衛生安全體系離不開對多邊主義的堅守。正如歐盟委員會新聞發言人所言,“現在應該是團結一致而不是相互指責或破壞多邊合作的時候。”然而由于美國政府以其疫情防控方面的“政治化”操作,成為全球衛生多邊主義的破壞者,使得世界衛生組織、二十國集團等傳統的多邊協調機制難以發揮全球衛生治理的功能。例如在4月19日召開的二十國集團衛生部長視頻會議上,美國僅派副部長參加。該會議本來要發布的聯合公報草案支持和承諾進一步賦權世衛組織來協調全球抗疫,但是由于美國的強烈反對,聯合公報發布“流產”,會議僅發布了簡短的聯合聲明,而且聲明中根本就沒有提到世衛組織。此外,美國退出世衛組織之后,世界衛生組織將無法與美國在傳染病防控方面共享信息。在全球衛生安全相互依賴的背景下,信息共享渠道的關閉將會使美國成為全球疫情防控中的“黑洞”,從而危及全球衛生安全。

美國頻繁“退群”已成家常便飯,一方面反映了美國國內民粹主義和孤立主義的回潮;另一方面反映出美國政府意在通過破壞現有的全球多邊治理體系,以重塑能夠體現以“美國利益優先”的國際體系。

首先,在國內層面,退出世衛組織成為美國政府迎合國內日益上升的民粹主義和獲得黨派競爭的政治工具。自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肆虐以來,美國政府因其自身防控疫情不力而備受其國內媒體和民眾指責,因此美國政府將自身抗疫不力的責任向外推卸,不斷指責世衛組織“以他國為優先”。通過制造“退出世衛組織”這個話題轉移民眾的注意。

其次,美國政府意在追求塑造“美國利益優先”的國際體系。二戰后形成的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多邊主義國際體系,以維護世界和平與穩定、促進各國共同發展為基礎。作為聯合國的一個專門機構,世衛組織是這種國際體系的重要載體之一。中國全力支持世衛組織在全球衛生治理中的領導作用,體現了中國對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多邊主義國際體系的承諾。反觀美國,近年來一意孤行,企圖重塑一個能夠體現“美國優先”的國際秩序。因此,美國不斷無端指責世衛組織,挑戰世衛組織所代表的國際衛生體系和秩序。由此看來,美國此時退出世衛組織,只不過是美國破壞現有多邊國際秩序的又一個例證而已。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世衛組織大力倡導全球抗疫合作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認為,在這個支離破碎的世界中,衛生是少有的能讓各國為一項共同事業開展國際合作和共同奮斗的一個領域。面臨史無前例的疫情威脅,作為當今世界的頭號強國,美國理應成為全球抗疫合作的重要貢獻者。然而美國卻反其道而行之,美國對民粹主義和單邊主義的固守和疫情防控中的政治化操作,不但危害其自身的衛生安全利益,而且還將全球公共衛生安全體系置于險境。

(作者:晉繼勇,系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副院長)

原標題:逃避國際責任妨害全球抗疫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体育彩票怎么领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