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太行浩氣傳千古
來源:環球網 2020/07/09 09:20:43 作者:鮑宇雁
字號:AA+

導讀: 太行東麓,巍峨險峻,漳河之水,清兮濁兮。位于晉冀豫三省交界處的涉縣,是坐落在這高山大河之間一座鮮為人知的小縣城,蓮花山山腳下一座墓碑掩映于蒼松翠柏深處,八路軍高級將領左權將軍的陵墓便修建在這里。

1982年5月的一天,42歲的左太北收到了母親寄來的一沓信件,那是她的父親在與妻女分別的21個月里,寫給她們的家信,讀著這些家書,左太北淚流不止,因為,這是她第一次看見父親留下的信件,也才知道,原來她有個這么疼愛她的父親。

在左太北還差兩天滿兩周歲時,他的父親就犧牲了。他的父親就是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場上犧牲的最高級別將領——左權。

太行東麓,巍峨險峻,漳河之水,清兮濁兮。位于晉冀豫三省交界處的涉縣,是坐落在這高山大河之間一座鮮為人知的小縣城,蓮花山山腳下一座墓碑掩映于蒼松翠柏深處,八路軍高級將領左權將軍的陵墓便修建在這里。

“讀書既務實用,向往真理尤切”

左權,原名左紀權,1905年3月出生在湖南省醴陵新陽鄉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他幼年喪父,家境貧寒,深受母親堅強和勤勞的品質影響,形成了剛毅倔強的性格。左權自幼聰慧過人,8歲讀私塾,10歲便能寫詩作對,14歲轉入“北聯高小”學習,成績名列前茅,袁世凱簽訂喪權辱國的“二十一條”時,他身背“毋忘五七國恥”的標語,在村里譴責其賣國罪行。升入醴陵中學后,受到“五四運動”的影響,左權決定走出家門,實現救國理想,1924年,左權考入廣州陸軍講武學堂,同年參加平定廣州商團叛亂的戰斗,這是他第一次參加實際戰斗,周恩來曾說“左權同志的革命信念,便由此起。”11月間,他所在的講武學堂并入黃埔軍校第一期,在人才濟濟的黃埔軍校,左權被稱作黃埔島上的一顆新星。

1925年,左權加入中國共產黨。由于成績突出,他被選派到蘇聯學習,先后在莫斯科中山大學和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在留蘇的四年多里,左權非常系統地學習掌握了軍事理論,1930年6月,回國后,左權先在上海,與劉伯承一起翻譯蘇軍條令,隨后被派往閩西革命根據地。

“露冷風凄,慟失全民優秀之指揮”

1930年,根據黨組織指示,左權來到江西的革命根據地,擔任紅軍學校第一分校教育長,此后,他擔任過新十二軍軍長和新十五軍軍長,參加了歷次反“圍剿”斗爭,1934年10月左權作為紅一軍團參謀長參加長征,途中參與指揮了四渡赤水和飛奪瀘定橋等戰斗,全面抗戰爆發后,左權任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協助朱德、彭德懷指揮八路軍挺進華北敵后,此后,他長期戰斗在太行山上,創建黨的敵后抗日根據地。

1942年5月,日軍糾集3萬兵力,再次對太行山抗日根據地發動了空前殘酷的大“掃蕩”,形勢十分嚴峻。鑒于當時敵我兵力對比懸殊,彭德懷、左權連日開會研究對策。左權提出:在敵軍分路合擊時,乘隙鉆出合擊圈;當日軍撲空撤退時,伺機集中兵力殲其一路至幾路。一切部署完畢,八路軍總部各部門于5月23日奉命轉移。

25日,左權在山西遼縣麻田附近指揮部隊,日軍突然包圍上來,并伴以飛機大炮肆意轟擊。人多目標大,彭德懷、左權決定部隊分西、北、南三個方向突圍,各自為戰,左權承擔全面指揮突圍的重任。

面對這一危險處境,左權一邊鼓舞士氣,一邊迅速督促彭德懷趕快轉移。彭德懷則堅持要同機關一塊兒突圍,雙方爭執不下。左權嚴肅地說:“你是副總司令,你安全突圍出去就是勝利,機關突圍由我指揮。時間不允許爭論了。”隨即命令警衛人員強行將彭德懷扶上了馬。

目送彭德懷離去后,左權又奔向司令部直屬隊,繼續指揮大隊人馬的突圍行動。當隊伍沖向敵軍最后一道封鎖線時,敵人火力更加猛烈。突然,一發炮彈落在左權身邊,他不顧危險,高喊著讓大家臥倒,就在此時,一塊彈片擊中了左權頭部,他倒在了太行山的十字嶺上,年僅37歲。

巍巍太行,山河失色,大地舉哀。八路軍總部在河北涉縣的蓮花山下挑選了一塊風景秀麗之處,為左權修建了陵墓。10月10日,在敵情嚴重、戰況激烈的情況下,舉行公葬儀式,這天,陰云低迷,群山含悲。彭德懷含淚寫下《左權同志碑志》:“壯志未成,遺恨太行。露冷風凄,慟失全民優秀之指揮;隆冢豐碑,永昭堅貞不拔之毅魄。”朱德題詩:“名將以身殉國家,愿將熱血衛吾華,太行浩氣傳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左權的夫人劉志蘭強忍悲痛,在延安《解放日報》撰文紀念左權:你所留給我的最深切的是你對革命的無限忠誠,崇高的犧牲精神,和你全部的不可泯滅的深愛……你永遠活在我的心里,今后悠長的歲月中,想到你將是我最大的安慰。

與親書

在抗日戰爭紀念館的展柜中,陳列著這這樣一張珍貴的照片,左權和他的妻子劉志蘭,女兒左太北的一張合影,左太北尚在襁褓中,當時只有三個多月,照片中的左權將軍一向英武嚴肅,而抱著女兒的他卻笑得爽朗,這張照片,成為了他們一家人唯一的一張合影,左權將軍犧牲的時候,左太北只有兩歲多。

1939年4與16日,左權與劉志蘭在八路軍總部駐地潞城縣北村結婚,1940年5月,女兒左太北出生,此時,日軍對華北解放區的“掃蕩”愈加頻繁激烈,重兵壓境,形勢告急,左權一家三口被迫分離。他的妻子劉志蘭帶著僅三個月大的女兒小太北去了延安,烽火歲月中,左權輾轉戰場,給母親、妻兒寫去了一封封樸素而深情的家書。

每當戰斗間隙,左權都會再油燈下給妻子寫信。1942年5月22日晚,左權寫給劉志蘭的家書,信中說道,志蘭:就江明同志回延安,再給你帶十幾個字,我擔心著你和北北,你入學后,望能好好恢復身體,閑暇時多去看看北北,想來她長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在閑游與獨坐中,有時總仿佛有你及北北與我在一起玩著、談著,特別是北北非常調皮,一時在地下,一時趴在媽媽懷里,又由媽媽懷里轉到爸爸懷里來鬧個不休,真是快樂??上齻€人分在三處,假如在一塊的話,真痛快極了;志蘭!親愛的,別時容易見時難,分離二十一個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就讓我們各自努力,力求進步吧,以進步來安慰自己,以進步來酬報別后衷情。

書信寫完,已是風云突變。

劉志蘭曾在給左權的書信中寫過這樣一句話,她說:我愿意用20年的生命來換得你的生存,或許你是重傷歸來,不管你帶著怎樣的殘缺的肢體,我將全力看護你,以你的殘缺為光榮。這可以說是一個妻子對于前線浴血奮戰的丈夫來說,最低的一個愿望了,但是這樣的愿望終究沒能夠實現。

左權將軍給家人留下的家屬共有11封,如今,信紙已經變成枯黃色,字跡也淡化了許多,然而這字里行間蘊含著的理想信念不會褪色。在給母親的家信中,左權寫下了誓死奔赴國難的決心,1937年12月3日,他寫到:母親,亡國滅種的慘禍,已降臨到每一個中國人民的頭上,我全軍將士,都有一個決心,為了民族國家的利益,過去沒有一個銅板,將來準備也沒有一個銅板,過去吃過草,準備還吃草。

1949年,解放軍南下準備解放全中國,朱總司令命令所有入湘部隊,都要繞道醴陵看望左權的母親。這個時候,左權的母親才知道,自己日思夜念的小兒子已為國捐軀7年。左權母親請人代筆,為兒子寫下這樣的祭文:"吾兒抗日成仁,死得其所,不愧有志男兒?,F已得著民主解放成功,犧牲一身,有何足惜,吾兒有知,地下瞑目矣!”

1982年,當四十多歲的左太北第一次手捧父親書信,淚雨滂沱:“看了這些家書以后,我才覺得我父親那么疼愛我,那么關心我,在抗戰的間隙那么忙,還那么惦著我們。”為告慰父親在天之靈,2001年,左太北提筆隔空給父親回了一封信,信中這樣寫道:“爸爸,1940年8月,您為我們娘倆赴延安送行,特意抱著我與媽媽合影留念。那張照片我一直珍藏著???,在爸爸懷里的我笑得有多開心、多快活。出生不滿100天的小孩,哪里知道這竟是和您的生離死別呢……”2005年4月5日,是個不同尋常的清明節,適逢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在河北省邯鄲市的晉冀魯豫烈士陵園的蒼松翠柏當中,有一座主墓,墓碑正面鐫刻著周恩來親筆題寫的六個大字:“左權將軍之墓”。從北京坐火車趕至的左太北手捧鮮花邁進陵園大門,心中百感交集:“爸爸,我看您來了!”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在戎馬倥傯的一生中,左權與家人聚少離多,家書記錄了他對家人縈系,巍巍太行,最終見證了左權將軍的千古浩氣。

參考文獻:

1.張勁.左權的家風[J].中國檔案,2018

2.滕久昕.太行浩氣傳千古——紀念左權將軍殉國75周年[J].黨史縱橫,2017

原標題:名將左權|太行浩氣傳千古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体育彩票怎么领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