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公安題材劇的多樣表達
來源:光明網-文藝評論頻道 2020/07/08 16:13:09 作者:張鶴煬
字號:AA+

導讀: 該劇通過塑造柳爺、董虎、老方等人物形象,在倫理指向中彌合了善惡的絕對分離?!都t樓夢》中的“女媧補天”“木石前盟”“太虛幻境”,《白蛇傳》中的“靈蛇下凡”“如來說法”等,都體現了楔子、引子對于敘事的關鍵作用。

近日,公安題材劇《三叉戟》網臺同步聯播。該劇從三位老警察的視角入手重塑了人民警察的熒屏形象,運用泛喜劇、泛娛樂的方式凸顯了公安劇中的人情溫度。相較于以往的公安劇而言,該劇的敘事重點不再完全側重于案情發展,而是人物與情節并重,透露出一種對普通人的關懷和慰藉。

情感的呈現與善惡的追問

劇中,“三叉戟”和新人呂征在重組、抉擇和堅持的過程中,完成了對警察職業精神的詮釋和傳承。在倫理道德的價值指向上,該劇淡化了正邪之間的極端分離,探討了在情與法等不同維度上衡量人性善惡的深刻命題。

首先,三人為找出殺害戰友老夏的兇手而被迫重組,反映出兄弟情深,增加了公安劇的情義溫度,也凸顯出藝術作品“感人心者,莫先乎情”的本質特征。雖然老夏在表演上是缺席的,在情節和情感上卻一直在場且發揮著關鍵作用。三人的被迫重組本是“強扭的瓜”,但在找出兇手完成亡魂告慰后,他們決定加入經偵專案組,繼續對牽連出的一系列更大規模的金融犯罪進行偵破。雖然來自后方家庭的情感牽絆是阻礙三人回到“一線”的關鍵因素,但他們依舊選擇堅持。

這是從私到公、由淺入深的價值升華。此時的“三叉戟精神”,也從兄弟情升華為一種大愛,升華為全體警界的一種公共價值。同時,呂征的設置是對老夏在場的暗示和繼承。呂征的父親和老夏都是因公犧牲,而他代表警界新人也完成了對“三叉戟精神”的傳習。劇集結束時,四人合唱的《少年壯志不言愁》不僅是對《便衣警察》的致敬,也是這支有老有新的隊伍的情感交融,是“三叉戟”對情義、信仰、傳承等主題更充分的挖掘。

其次,該劇通過塑造柳爺、董虎、老方等人物形象,在倫理指向中彌合了善惡的絕對分離。徐國柱耿直仗義的性格,讓很多罪犯在刑滿釋放后成為他在社會上的點子和眼線,成為每次案情突破的關鍵要素。一方面,不但體現了正義終將戰勝邪惡的正確價值導向,而且凸顯了罪犯的自我救贖與實現;另一方面,從情感接受的角度看,這是對暴力的消解,是對人性善惡之本的挖掘和追問,也是一個心靈凈化的過程。這一過程,突破了以往公安劇中嚴肅冷峻的表達,呈現為一種涓涓溪流、潤物無聲的浸潤和感化。

熒屏中警察形象的突破

該劇通過對人物的多角度呈現,展現出人民警察富有感情色彩的一面。同時,借助典型的敘事空間和富有意味的道具,來完成對人物形象的塑造。

在空間設定上,劇中花兒的小酒館“城南舊事”是與常見公安劇空間完全相悖的典型空間。小酒館是兄弟三人冰釋前嫌、展現情義、共渡難關、決定行動的地方。三個角色在此空間中,呈現出私人化的情感,讓人物形象更具人情味,也更接地氣?;▋旱慕巧O定和古樸、小資、典雅的酒館空間氛圍,也為鐵漢基調增添了一份柔情的點綴。

在道具選擇上,劇中出現的兩臺車成為外化人物性格和重現“三叉戟精神”的典型符號。其中一集的回憶性短片中,年輕時候的“三叉戟”第一次分到的是一臺破舊的轎車,之后在正片中仍是一臺破舊的金杯面包車。面包車雖然始終破舊,但是內部的發動機、變速箱、底盤等核心部件全部換新。這臺車正是三位老警察組成的“三叉戟”重現光彩、再度重逢的外化。

劇中郭局長說道:“老不意味著刀鈍了,不意味著精神不在了,老當益壯、老驥伏櫪,老不是借口,老不是理由,老就得老得讓年輕人服氣,也得讓自己高看一眼。”“三叉戟”是穿著警服的普通人,同樣有油鹽醬醋的日子,有雞毛蒜皮的小事,有職場的不如意,也會面臨人生的抉擇。這與公安劇慣常的警察身份形成反差,展現出十足的戲劇張力。

敘事創新和喜劇元素

該劇在正片前加入了楔子式的回憶性片段,對時空張力、人物塑造、情節豐盈、懸念設置等具有積極影響。同時,加入喜劇元素,這種泛娛樂化的表達方式讓觀眾在看劇時的心理節奏更適當,更具網感。

首先,《紅樓夢》中的“女媧補天”“木石前盟”“太虛幻境”,《白蛇傳》中的“靈蛇下凡”“如來說法”等,都體現了楔子、引子對于敘事的關鍵作用?!度骊氛凹尤肓撕喍痰幕貞浶云?,一方面交代了崔鐵軍等人年輕時的故事,以黑白昏黃的色彩和影調拓展了時空關系,同時在內容上同正片劇情又有密切聯系,補充了劇中人物在二十多歲時的留白部分;另一方面,讓觀眾在填補空白的過程中獲得內心滿足。這種類似于中國古典戲曲、話本中楔子的敘述方式,不僅讓情節更完整合理、邏輯自洽,人物更豐滿生動,而且也是對常規劇集敘事模式的創新,增加了網感,更符合當下年輕觀眾的心理期待。

其次,輕喜劇的畫風顯示出該劇與同類題材劇不同的審美特色。崔鐵軍處理事務時“老炮兒”樣式的打扮,毛線帽、耳套、口罩、老花鏡等呈現出“老不正經”的形象;三人抓捕犯罪嫌疑人“屁三兒”的過程中,用肢體將罪犯鉗制,模仿的是電影《功夫》中“楊過小龍女”與“火云邪神”比武的橋段;“大噴子”潘江海擔心局里年輕人笑話,自嘲“三叉戟”變成了“仨茶幾”等等。這些段落,讓觀眾忍俊不禁。在保留案件偵破過程的嚴肅性的同時,輕喜劇風格的加入更凸顯出一種樂觀主義精神。

較之以往的公安題材劇,《三叉戟》顯現出一種同類題材的多樣化表達。劇中案件的每一次偵破和推進,不是簡單的貓鼠游戲,而是對人的命運走向的平視。在兼具嚴肅和幽默的同時,注重劇中人物的人性寫照,在此基礎上表達出對大眾生命價值、自我實現的追尋和認同。(張鶴煬)

原標題:公安題材劇的多樣表達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体育彩票怎么领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