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治平:澳大利亞的“被害妄想癥”嚴重了
來源:環球時報 2020/07/08 11:00:54 作者:齊治平
字號:AA+

導讀: 澳大利亞多年的經濟繁榮奇跡,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亞太地區特別是中國。既想在經濟上依靠中國,又要在安全上對抗中國,這是行不通的。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最近召開新聞發布會,稱澳正遭到來自“心懷惡意、技術先進”國家的大規模網絡攻擊。攻擊持續數月且頻率與日俱增,已然使他到了“如鯁在喉不吐不快”的地步。攻擊目標無所不包,從各級政府機關到各行各業各個組織,大有一舉攻陷澳洲大陸之勢。莫里森還表示,擁有這種能力且非澳大利亞盟友的國家不多。政府這廂還是弦外之音,智庫那廂就是直抒胸臆了。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主任詹寧斯篤定地表示,這波攻擊有95%的可能是中國所為,因為只有中國才具備此種規模的網絡攻擊能力,目前也只有中國才對澳大利亞政治有戰略興趣。這家智庫也言之鑿鑿地稱,中國是當今唯一具備網絡知識、資源和意愿對澳發動大規模網絡攻擊的國家。

此番言論直教人哭笑不得。其一,由于IP地址易于被偽裝隱藏,網絡攻擊溯源一直是個技術難題。一個負責任的國家斷不會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炒作、影射別國發動網絡攻擊,大搞所謂“政治溯源”。其二,從網絡知識和資源推導出中國是唯一有意愿對澳大利亞發動網絡攻擊的國家,毫無邏輯性可言,是臭名昭著的“有罪推定”。其目的,無外乎是往中國身上潑臟水。其三,坦率地講,澳大利亞根本不值得中國冒著巨大風險、花費巨大成本,興師動眾發起一場曠日持久的黑客戰役。換言之,它有些太高看自己了。也許是自身擁有的鐵礦石資源讓澳大利亞生出“迷之自信”,也許是根深蒂固的意識形態偏見讓他們蒙住了雙眼,會認為中國有興趣把澳大利亞作為地緣戰略目標。

不只是網絡安全,在澳安全、情報部門眼中,中國的“影響、滲透和威脅”也已無處不在。澳安全情報組織負責人伯吉斯稱,澳當前面臨的外國“滲透和干涉”威脅在規模、廣度和目標等方面均前所未有,嚴重程度甚至超過冷戰時期。從無端炒作“中國滲透、威脅論”,到出臺“反外國干涉系列立法”,從限制中國企業投資,到一馬當先封殺華為,澳近年來一些匪夷所思、近乎病態的舉動,恐怕都能在這里找到病根。

這種病叫“被害妄想癥”,屬精神分裂癥。

典型癥狀之一:胡思亂想,疑神疑鬼。臨床表現:炮制渲染“中國安全威脅論”。分析診斷:無論是中國的外交政策,中國的國防政策,還是中澳近半個世紀的雙邊關系發展歷程等等,都足以證明“中國安全威脅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偽命題。最簡單的一個邏輯是:中澳相去萬里,遠隔重洋,兩國之間沒有歷史積怨,也沒有根本利害沖突,中國安全威脅從何而來?中國搞所謂“威脅”動機何在?

典型癥狀之二:認知不明,混淆黑白。臨床表現:健忘歷史,顛倒是非。分析診斷:澳大利亞獨占澳洲大陸,為太平洋、印度洋所環繞,擁有優越的安全環境。從建國至今,除在二戰期間險為日本攻入,澳并未遭受過嚴重的安全威脅。反倒是澳利用自身安全優勢,頻繁對外用兵。它幾乎參加了所有英、美參戰的近現代戰爭,甚至在建國之前就曾混跡于侵華的“八國聯軍”之中。近日,有媒體爆料,澳大利亞情報部門在中國駐澳使館安裝大量竊聽器,致使中國不得已重建使館。不論是歷史還是現在,澳大利亞在安全上是欠中國賬的。害人者反而終日嘮叨安全威脅,虛偽且矯情。

典型癥狀之三:思維宕機,行為錯亂。臨床表現:多有出人意表的昏聵之舉。分析診斷:澳位置特殊,文化多元,本可成為溝通聯系亞太與歐美的一道橋梁,進而在地區和全球事務中發揮重要作用。但它似乎全然認識不到這一點,反而不假思索地唯美國馬首是瞻,唯美國號令是從,在對抗中國、疏離亞太的道路上蒙頭狂奔。這種既無文化底蘊,也無戰略思維,更說不上外交策略的選擇,說好聽點是有點“愣頭青”。不知道這是不是由于情報安全部門把持外交事務所致。

西諺云,“一個人要知道自己的面包在哪一面涂了黃油”,意即一個人應當知道自己的主要利益在哪里并設法保護之。澳大利亞多年的經濟繁榮奇跡,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亞太地區特別是中國。既想在經濟上依靠中國,又要在安全上對抗中國,這是行不通的?,F在澳大利亞需要做的,就是盡快從“被害妄想癥”中恢復過來,認清自己的利益所在,采取最符合自身和地區利益的政策做法。相反,如果它繼續一味追隨某些勢力,充當反華急先鋒,不但將損害本國的長遠根本利益,更將對業已面臨嚴重困難的中澳關系造成新的損害,真的是有百害而無一利。(作者是國際問題觀察家)

原標題:齊治平:澳大利亞的“被害妄想癥”嚴重了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体育彩票怎么领奖